<code id="jmero"><small id="jmero"><optgroup id="jmero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? >> ??党群工作? >>? 媒体聚焦

        大雨中他们正争分夺秒玩命干

        来源:北京晚报 发布:yinhai
        日期:2018/11/14 作者:北京晚报 点击:

        继西北三环、东三环大修后,今年的南三环大修,对施工人员来说又多了一层特殊的意义,三年的时光,他们全程参与,把三环路又重修了一遍,满满的成就感和自豪感鼓荡在他们胸中。不过,南三环大修期间天公不作美,持续性强降雨耽误了工程进度。为了把工期追回来,施工人员和时间展开了赛跑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今天凌晨,记者来到市政路桥养护集团四处、五处的施工现场,探访南三环大修工程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施工
               一晚要搬900块花岗岩
               昨晚11点多,赵公口桥附近的便道上,站满了身穿橙色背心的施工人员,他们来自市政路桥养护集团四处、五处,每年的三环大修,他们从不缺席。施工人员、大型机械进场是在零点,提前一个小时,几位负责人反复敲定着导改方案,根据每晚的施工进度,路面上的标识、锥桶如何设置,是绝不能马虎的事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赵公口桥东侧外环路段刚刚还是车水马龙,一到零点就变成了灯火通明的施工现场,路面上满是工程车辆、施工人员的身影。但如火如荼的施工只能持续到清晨5点,过了这个时间,路面必须恢复平整。这又是和时间赛跑的一夜!
               从赵公口桥下来,有一段分隔主辅路的隔离带,养护集团五处昨夜今晨的主要任务是更换老旧的道牙砖石。工程车辆的机械臂小心翼翼地操作,将道牙一块块抠下来,再由施工人员换上新的。老道牙是混凝土的,新换的则是花岗岩材质,这比旧材料更加坚固、美观,更重要的是,花岗岩抗融雪剂的腐蚀能力强。大约300米长的路段上,30多名施工人员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。这一夜,他们要更换900块石材,每一块崭新的花岗岩方砖,都不是一个人就能抬起来的,必须两人合作。施工现场内外,气温差别挺大,站在隆隆作响的机械附近,完全感觉不到夜的清凉。凌晨1点多,施工人员都是汗流浃背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五处的另外一个任务,是加固路面检查井,路上的几个井盖被掀开,井口周围被套上了一个“铁笼子”,井盖与路面交接的地方是薄弱环节,给井盖周边套上“钢筋铁骨”,可以防止车辆常年辗轧导致的井盖下陷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再往东几百米,便是刘家窑桥,桥上的路面也要重新进行摊铺,养护集团四处的施工人员负责这部分工作。凌晨1点多,经过铣刨的路面上,像是下过一场大雪,白皑皑一片。记者细看才发现,路面上布满了银白色的细丝。施工人员告诉记者,这是铺设的玻璃纤维,玻璃纤维可以增加路面的弹性和张力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难点
               工期紧张偏遇强降雨
               连着三年三环路大修,施工人员对于技术的掌握可谓驾轻就熟,但今年他们遇到了一个始料不及的困难——持续性强降雨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标段项目负责人王春晖记得,从7月10日进入施工现场,直到8月初,降雨几乎是不间断的。铺设路面时,橡胶沥青防水粘结层的作业必须保持干燥,有降雨的干扰,这项工序就无法进行。“有三四天吧,工程进度几乎是零,对我们来说一个小时都不能耽误,那几天真的很着急。”
               “现在,我们已经把时间都抢回来了。”为了保障工程进度,每晚的施工内容一再调整,每天的作业方案有好几套备选。本来是夜里工作、白天休息的王春晖,每天紧盯天气预报,不断磨合、改进施工方案,常常是24小时连轴转,大家都说,他就像“焊”在了现场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即便是晚上有降雨,铺油虽然干不了,但施工人员也没有闲着,而是冒雨修理、更换附属设施。如果赶上大暴雨,也不意味着这一宿可以喘口气、歇一歇,哪条路容易出现积水,现场施工人员是最清楚的。滂沱大雨中,他们的工作重点又转移到防汛上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养护集团五处所负责的标段为分钟寺桥至赵公口桥,全程约4.2公里。截至目前,内环道路的主体施工已完成80%,按照要求外环道路的主体工程将在本月下旬完成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致敬建设者
               整个三环路大修历时三年,从现场负责人到施工人员,很多人都是全程参与,把三环路重修了一圈。每当晨曦乍现,回望新铺设的平整路面,那份自豪和骄傲,激荡在每个施工人员心中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项目负责人王春晖
               北京是我家,为她出份力
               今年32岁的王春晖,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北京的三环路对年幼时的他来说并不陌生,可也从来没想过,将来自己和三环会有这样一段缘分。“以后跟老同学出去,但凡走到三环,我都可以跟他们吹,看见没,这一圈都是咱爷们修的!”
               开罢玩笑,王春晖说,几年下来,自己的感触非常深,在道路养护干线上工作了9年,在接触三环大修前,也接触过一些大工程,但三环交通状况复杂,又是重要的城市环线道路,刚刚接手时,也不免有几分忐忑,从开始到现在,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有信心把握全局,这不仅是个人能力、阅历的增长,更是政治认识上的提高。“这是我的家,它的发展有我一份力,我们把三环修满了一圈,这种成就感一辈子都不会忘。”
               项目施工员朱世良
               妻子的啰嗦是最大幸福
               朱世良,29岁,老家河北保定,自打毕业就扎根北京,扎根道路养护工作,至今6年了。在施工现场,人员、机械的协调是他分内的一项工作。三年大修下来,朱世良说,他特别欣慰,现场从负责的人,到具体施工的人,几乎是原班人马,大家的配合越来越默契,队伍越来越成熟了。
               “晚上回不去家,有时候连着几天都回不去。”朱世良在北京安了家,另一个欣慰之处来自于家人对他的理解,每天行走于施工现场,妻子最担心的是他的安全问题,出门前,总要叮嘱,几年如一日,往往说的还是近似的话,朱世良从不觉得重复、啰嗦,对他来说,这是最大的幸福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安全负责人郝联
               五大三粗的汉子最细心
               34岁的郝朕,北京汉子,个子挺高,表面看似五大三粗,可负责安全工作的他,却有着别人不及的细心。每天在施工现场,每一个跟安全有关的细节他都要一句句去叮嘱,哪怕是一个锥桶歪了,施工人员的安全帽松了,他都得提醒。“有时候感觉就跟说自己的孩子似的,一遍一遍的,有的施工人员比自己岁数还大,自己可能比较严厉,希望大家能理解,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念叨,是真心要保障大伙儿的安全,每个人的背后,都是一个家啊。”
               “施工现场内的安全基本都是可控的,每天的重点还是道路的导改。”郝朕计算,南三环的大修与去年东三环相比,夜晚车流量略少,但施工路段内,主辅路交叉口却多了大约30%,居民区也多,车辆进出比较频繁,道路导改是否科学,锥桶的码放是否到位,每天晚上,郝朕的神经都是紧绷的。“三年盯下来,要说累是肯定的,但一切都是值得的,以后再走三环,这条路上有我们的汗水,有我们的记忆,那种自豪没得比!”



        福彩3d财运图库|实力信誉平台